当前位置: 首页 > 廉政聚焦 >
俞复玲:船儿划进心湾里(最美基层干部)
更新时间:2017-01-05 15:43:56   新闻来源:网络整理

    浙江宁波江东区有个有40年房龄的老社区——划船社区。划船社区没有船,但有“三多”:困难人口多,外来人口多,老年人口多。不过,让社区居民自豪的是另一个多:全国性荣誉多,已获全国文明单位、全国文明社区等20多项荣誉称号。

俞复玲:船儿划进心湾里(最美基层干部)

图为俞复玲在接听社区群众打来的电话。新华社记者 王定昶摄

    这些荣誉的取得,缘于社区的“划船”高手——党委书记俞复玲。

    俞复玲,1956年生,短发齐耳,爽快干练,担任社区党委书记11年,练就一手“绝活”——能把“船儿”划进老百姓的心湾里。

  “微心愿”里多圆梦

  42岁的沈国栋,天生失明,被父母遗弃,在福利院长大。福利院对他不错,吃饱穿暖。

  而俞复玲却发现一个细节:沈国栋经常仰着头,茫然地望着远方,似乎在寻找什么。

  “国栋,你有啥心事?”俞复玲问道。

  “我想听听大海的波涛声!”沈国栋有点不好意思。“几十年了,我只从收音机里听到过。”

  俞复玲眼圈红了:对健康的宁波市民来说,看大海、听涛声是举手之劳,但对一个失明的人来说,却成了几十年的渴望!

  “国栋,我尽快满足你的愿望!”俞复玲说。

  一个月后,俞复玲联系好一部中巴车,安排三名志愿者陪着,把沈国栋送到海边。沈国栋在搀扶下慢慢走向海滩,弯下腰,非常仔细地聆听着。

  划船社区有个“微心愿”认领活动,专门收集孤寡残疾者的心愿,由社区和志愿者帮助完成。仅2014年就实现了153个居民微心愿。“人人都有梦想,我们要帮他们圆梦。”俞复玲说。

  “梦工坊”里多阳光

  “俞书记说跟我是朋友!”军军低头自语。

  “什么?”军军妈妈不相信自己耳朵。

  “俞书记说跟我是朋友!”军军提高了声调。

  军军妈妈泪水夺眶而出。整整24年,这是儿子第一次如此清晰地与她对话!

  论年纪,叫他军军已不合适,因为他已48岁。但在母亲眼里,他还是个孩子。军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一只眼睛失明,个性敏感自卑,中学毕业后当工人,由于视力差、干活慢,经常挨批,久而久之,在24岁那年患了自闭症,从此卧床不起,整日一言不发。

  多年来,连邻居都忘了他的存在。军军妈妈已经绝望了。俞复玲对军军妈妈说:“让我试试看!”

  两人策划了第一次“邂逅”:一天下午,军军被妈妈哄着出了门。他低着头,谁也不看。俞复玲“刚好”经过,迎上去跟他打招呼:“你是军军啊?我是俞复玲,跟你是朋友!”说罢,还拍拍他的肩膀,算是“认识”了。

  之后,军军偶尔愿跟妈妈出门了。“军军,今天穿得真精神!”“军军,我们是好朋友!”每次都会“偶遇”俞复玲,被夸两句,拍拍肩。慢慢的,军军脸上有了笑容。

  这一次,他说话了。当妈妈的怎能不高兴!

  俞复玲的“阳光”,不止照到军军一个人身上。她说:“残疾人最怕别人说没用,怎么找回他们的自信?要给他们一个劳动的机会。”她在街道支持下,租下一间房屋,办起属于残疾人的“梦工坊”,再联系爱心单位,揽来简单的来料加工活,还组织社区志愿者教残疾人做工艺品义卖。这样,每人每月可拿到400元。

  俞复玲说:“越偏僻的角落越渴望得到阳光映射。为什么要去管这么难的一群人?因为帮一个人,就是帮一个苦难的家庭。”

  拆铁门更是拆“心门”

  2003年上任不久,俞复玲就遇到了麻烦。划船社区由4个小区合并,小区与小区间的铁门没有拆除。一边居民想拆门出入方便;另一边居民说怕不安全,坚决不拆。

  “我们认为大家一个小区不该隔着,应该拆,两边都是一家人,进出也方便。”俞复玲这次是碰到了“硬骨头”,道理说尽,一边居民就是不同意。那就开居民听证会,没成想反对的居民还是抗议,并放出狠话:“要是敢拆门,每天泼脏东西到社区!”

  这可怎么办?俞复玲难住了。如何打开突破口?她突然想到:“硬骨头”不能一起啃,要挑最硬的“啃”,解开难缠的连环结。

重要专题
Copyright@ 2011-2013 www.cnicw.gov.cn All right reserved.